产品和运营到底有什么区别?

这篇文章来自一位同学的总结,总结的很好,涉及公司机密的部门已经删掉。下面进入正文

先说结论:在我看来,究其本质而言,产品和运营没有区别。

在进入某个领域之初,可能会要求有角色分工,但越往后面走我越发现,产品和运营如果被当做两个割裂的专业分开来做,是有问题的。

简单介绍一下我在公司的经历:

2016年7月毕业,作为快捷区域的运营管培生加入滴滴,在京津冀大区先后做过北京市的乘客运营、潜力城市的司乘运营,10月底轮岗至平台运营部做平台乘客运营,主要参与乘客生命周期管理、滴币激励体系等工作;

大概在做运营做到第8个月的时候,收到一封面向全公司的产品经理招聘邮件,然后交作业、参加面试,于17年5月转岗至产品部,成为快捷产品拼车方向的产品经理,期间经历了站点拼车上线、北京全量、司机端5.0发布;

大概做了5个月左右产品经理,17年10月,三角洲融合,拼车事业部成立。由于我是负责拼车增长方向的产品经理,顺理成章地也开始负责部分拼车运营的工作,包括拼车定价、增长抓手及运营工具设计等。至今,我可能算是一名标准的运营产品了。

“你认为产品和运营的区别是什么?”

这个问题从我去年进行产品经理面试之初,就频繁地被问到,记得我当时给anya的回答好像是:“产品是炒菜的,运营是卖菜的。”一年之后再回过头来看这个答案,感到当时的思考还是太浅了。现在,我认为产品和运营根本没区别,想结合自己这两年的经历,跟大家分享一下认知转变的心路历程。

一、运营转产品 —— 主要还是因为迷茫

在做运营的头几个月,经常出现迷茫的状态。迷茫的原因既有内部的,也有外部的:我本身是一个对未来心态极其开放的人,这也导致了我的生活中总是充满各种不确定性,不确定的时候比别人更多,迷茫的时间也会相对多一些;另一方面,公司本身变化快,我15年冬天拿到offer的时候还在跟Uber竞争,16年刚入职在树上的时候两家公司就合并了,这种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也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干什么,也不知道可以问谁。

而运营的工作,在现在的我看来,本身就非常容易在刚开始的时候导致迷茫。因为当一个运营刚入职的时候,首先要承担大量执行类的工作,非常沉重琐碎且重复,比如我最开始在京津冀大区做运营,先花了将近一周时间学习各种运营系统的操作,比如建券、发券、提取名单、建活动、发奖励、发短信push等等——好用、能干活儿,是一个运营人员首先要具备的特质。但是由于这方面的工作过于细碎,就很容易让人陷入细节而失去全局观,这是迷茫的根源。我在京津冀大区的时候,每天给乘客绑券、给司机发奖励,刚开始还老出错,日子过得提心吊胆的,想的都是怎么少出点错不要被老板骂,根本没有时间精力去思考为什么这个策略要这样配,对目标和方向能够起到怎样的作用。虽然看起来在整个公司的组织架构中,运营这个角色所承担的目标是最明确的,不外乎就两个——GMV和毛利,一要增长,二要赚钱;但是明确的目标并不能减轻我的迷茫。因为问题的关键在于,需要完成目标的人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完成目标。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说产品和运营割裂开来去做是有问题的。作为运营,我每个月有一个目标,有一笔预算,我需要通过花掉这笔预算的方式去完成这个目标,但关键的一环漏掉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花这笔钱才是最有效的。而目标在大多数时候又是困难且艰巨的,动不动就要20%以上的增长,还要盈利,在这样的情形下,为了完成目标,运营这个角色很容易变得目光短浅,深陷事务与压力之中,被目标进度赶着走,有时候,像个无头苍蝇。但偏偏我又是一个对自我价值感需求强烈的人,也就是说我不会仅仅因为完成目标感到开心,而是需要清晰地知道这个目标因何而完成,我的努力在其中究竟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当我发现自己日复一日地重复琐碎而繁重的工作,却收效甚微,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增长手段,还不如下一场雨来得有用的时候,说不迷茫是不可能的。表面上看,我是离业务最近的人,但在当时的我看来,自己离核心很远。

作为学哲学出身的人,还是更喜欢有冷静思考的空间且结果可控的环境,希望任何现象都能有一个逻辑清晰且精确的描述和解释,而这种追求恰恰跟我最初来到运营岗位上的迷茫状态产生了很大的冲突,这让我感到自己可能不适合运营的工作,想要转换角色。老实说,在17年3月左右那段时间,要不是收到了产品经理的招聘邮件,可能分分钟就回学校念phd了。虽然对产品经理的工作并没有深入的了解,但在当时的我看来,这可能是一份能使我离真相更近一点的工作。

二、产品经理 —— 似乎离核心近了一点

从运营转岗至产品岗位的那段时间很开心,我接触到一个全新的领域和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更关注长期的用户价值,我可以沉下心来,一项一项地去做AB实验、问卷调研,就一个问题深刻钻营,认真学习俞老师所教授的“权衡取舍”的艺术。尤其拼车业务本身又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产品,这期间我了解了很多的新知识:架构方面的,乘客端司机端服务端web端,还有运营系统;拼车方面的,站点如何设置、如何推荐,拼车订单如何匹配,计费比有哪些影响因素……我终于知道这个app中的各种功能是如何实现的了,在做运营的时候,这一切对我来十分空白。我要开始学着去把用户需求抽象成方案,画交互、提需求、跟进项目上线。这个不断汲取新知识并收获成长的状态令我十分欣喜,同时自己可以更冷静、更理智、更客观,这也更符合我的性格,“产品经理果然是一份适合我的工作呀。”去年九十月份时候的我这样想。那段时间的状态是站点拼车上线并且要迅速开城,北京面临着日均订单要从12w增长至20w单的压力,工作很多很忙很累,却乐此不疲的状态。

现在回想起来,主要是我刚刚提到的“自我价值感”的部分起了作用。如果说产品和运营这两个工作存在区别的话,主要在于“自我价值感获取的门槛不同”(至少在我们公司是这样),在做运营的初期,很难找到结果和方法之间的对应关系,不知道这个目标达成了到底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努力,忐忑和迷茫很多。在做产品的初期,其实也不能找到结果和方法的对应关系,但至少一个产品是很实在的,不管做出来的产品有人用没人用(当然要是真没人用还是会沮丧),真切地看到自己从0到1地把一个东西做了出来,这是一个创造的过程(不一定是创新),创造是令人愉悦的,就像一个木匠雕琢一个雕刻,或者画家画一幅画,不管作品的质量如何,“有作品”这件事,本身就能使人产生一种“hard work pays off”的成就感。当然,这只是门槛,当产品经理经历了“有作品”的愉悦之后,需要面临的问题仍然是“我怎么让更多的人使用我的产品”,这和运营面临的问题是完全相同的。剥离掉那一点浅薄的自我愉悦,就需要正视真正的问题。

三、我为什么说产品和运营其实没区别

稍微给大家感受一下我现阶段的工作状态:

  1. 当我是产品经理的时候,我需要写需求、推上线、查bug:
  2. 当我是运营的时候,我需要做方案、写预算、跟城市沟通:
  3. 有的时候我要做DS:
  4. 有的时候我甚至要做RD:

表面上看起来,这都是的工作,因为做事的方法手段不同。但事实上,我们无法脱离产品去做运营,更无法抛开运营去做产品,如果一个业务的工作流程是产品经理把产品做上线以后交付给运营就不管了, 运营也完全不关心产品的前期设计,只是在拿到产品以后再围绕这个产品展开系列的运营动作,实际上就是把业务硬生生地割裂了,看似标准化,实则丧失了生机和灵魂。因为目标是一样的,所以产品和运营本身是在打一套组合拳,如果是一套拳法,由一个人打出来,势必会更流畅。

当我说“产品和运营没有区别的时候”,我是想说,这两种角色在能力模型的要求和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深度方面,不应该有任何区别。

最重要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理解人性。

这里的文字涉及一些公司机密,删掉了

四、如果说产品和运营之间存在一丢丢的区别……

如上文所说,优秀的产品必须是能够做运营的,优秀的运营也需要是能够做产品的,但由于人的精力有限,这两种角色需要有所分工,在平日的工作中,我体会到这两种角色对人的要求还是有所差别的。或者这么说,确实存在一个事实:就跟有的人天生更适合做RD一样,有的人天生更适合做产品,有的人天生更适合做运营,产品和运营这两种人在特质上会有一些细微的差别,这个差别,在我现在看来,主要是在对于人性的预设上。

不是对于人性本善或本恶的预设,而是对于人性是否可以改变的预设。作为一个产品经理,在大部分时候都必须预设人性是不可改变的,产品经理的工作就是要深刻洞察人的潜意识显意识,不断地认识世界认识人性,挖掘人性深处最深刻的需求,抽象出来,找到最大公约数,然后用一个优雅的方案解决需求,产品经理是冷静的理智的,在做产品设计的时候,决不可掺杂个人情感,不能有一丁点儿想要改变用户的想法。当然,优秀的产品必然能够改变世界,但这并不是因为做这个产品的产品经理想要改变世界,而是因为这款产品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案实现了某个潜藏于人性之中已久的需求。当然,最优秀的产品经理必然是极致的理想主义者(比如乔布斯),但理想占1分,冷静须占99分。我的产品导师勇哥常说的话是,“人跟动物就是没有区别”、“你要把用户当傻子”,虽然我相信人和动物有区别,但是我仍然认为“人跟动物没有区别”是作为产品经理来说的一个合理的预设,因为大部分情况下,只有动物性的、傻瓜式的需求才可以用产品化的方案去解决,上升到人性,那就是极其开放的主体性的范畴,需求当然存在,只是因为人是主体,所以不可能有可量产的产品方案去解决,那也就不是产品经理的工作了。

而当我的角色是运营的时候,情况就有所不同了。我的运营导师琦哥,自从产品转运营以后,每天跟我说得比较多的话就是,“你去试一试吧,不试怎么知道哪个方法有效呢?”“困难总是会有的,尽快往前赶吧。”和冷静理智的产品经理不同,运营每天都得是热情似火向前冲的状态。运营是真正去跟用户沟通交流的人,人性之间的碰撞在这个环节产生,每一次的沟通和交流都是有温度的,这也决定了运营完成了最终的用户塑造的工作。所以对运营来说,人性是不确定的,且可以改变的。我前天跟一个在教育行业做运营的朋友聊天,我问她为什么想要做运营,她的回答是:“我想让人变得更好一点。”运营在大部分的时间内都需要抱持这样的理想,并且充满激情地去实践它,但是,也正如上文所说,如果运营只有热情没有理性就会导致茫然,所以,好的运营必须具备良好的理性思辨能力。

不断尝试、拿到结果,留下有用的方法,摈弃无效的手段,一步一步沉淀成为方法论,然后再推动产品化工具化,这就是产品和运营的配合。

综上,如果说产品和运营这两个角色要求有所区分的话,主要是在理性和激情地配比上。产品经理要眼冷心热,用90%的冷静客观去洞察人性,把人性中最深层的需求落实成为产品方案,还需要有10%的热情与理想,去把世界往前推进一点点。而运营则要眼热心冷,用90%的热情去极致执行,运用一切自己能够想到的有效手段,把人性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但还要保留10%的冷静,以防自己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了战略上的懒惰。

说到这里,突然感到产品和运营这两个职业与我大学所学的两个专业相互呼应了。我大学本科主修哲学,同时还有一个艺术学双学位。现在回头来看,这两个学科的锻炼也确实培养了我不同的看世界的视角。产品经理更像是哲学家,总是在冷静地观察分析,认识世界并追求真理,但真正的哲学家亦都是极致的理想主义者,只是那份喷薄的激情在大多数时候都被理性的外壳封装起来,不易被人察觉;运营的工作则更像艺术家,永远伴随着喷涌的激情和对世界的热爱,艺术家想要与人连接,感染人,打动人,但优秀的艺术家亦需要极致的冷静,如果无法深刻洞察人性则不可能产生优秀的作品。大学时期最吸引我的哲学恰恰是这样的,法国现象学提倡人需要像艺术家那样去生活,在与世界不断的交互中去否定自身、生成自身,惟其如此,才能彰显人性的光辉。我想,我的工作之所以是现在这样的状态,也跟我所经历的教育有关吧。每个人所经历的,最终都会塑造成为他自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