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不是老板给的任务

最近和部门的同学们聊天,发现有个普遍的困惑:“我感觉自己干的都是脏活苦活累活,没啥有价值有深度的事,述职时讲不出什么内容,这样我是不是没法升职加薪拿好绩效了?”也会有一些同学提出,希望能“被分配”一些更有价值有深度的事情。

对这类反馈,我很认真地思考了一段时间。

我问自己:“是我部门的活和别的部门比起来,更脏更琐碎更无聊吗?”问了一下其他部门负责人,发现即使是我认为工作最有含金量的部门,内部也依然存在同样的抱怨。

我又回顾了一下自己的职业生涯,发现我负责过的事情,不管一件事看起来是“有价值有深度”还是“无聊又琐碎”,在真正去做的时候,都会发现,所有事情表面都是由一堆脏活苦活累活杂活堆成的,可只要深钻,不管多琐碎无聊的活,底下都能琢磨出很深的门道。

我又思考了一下古往今来的各种伟人伟业,都是从哪里来的。终于发现,业务价值和深度,从来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也不可能是被老板分派出来的。

1 伟大来源于脏活苦活累活

“脏活苦活累活”是自古就存在的,这本就是人类发展的主要动力,是一切价值的起源,也是一切伟大发明的原动力。

因为钻木取火是个脏活苦活累活,所以人类发明了火折子、火炬、打火机、燃气灶,衍生了电灯、微波炉、电磁炉这一系列火的替代品。这些发明养活了燃气公司、电力公司、灶具厂商,创造了一大堆就业机会。某些甚至影响了整个人类文明的进程。

这些发明从哪里来?来自发明者的老板给了他一个有业务价值有深度的任务吗?不是的,来源于人类原始的,摆脱脏活苦活累活的动力。“懒“是一种伟大的动力。

因为去水源取水麻烦,人类发明了水桶、水井、水龙头、饮水机、自来水公司、净水壶、花洒、自动冲水马桶……

因为信息获取麻烦,人类发明了纸笔、活字印刷术、打印机、手机、邮件系统、IM、新闻客户端……

因为做生意很难,为了“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马云折腾出了阿里巴巴、淘宝、支付宝、菜鸟物流,建造了整个阿里帝国……

所以,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一直在干脏活苦活累活,那可能他刚好找到了一个可以开始伟大的地方。一切还没消灭的脏活苦活累活里,都包含着价值——这么脏苦累,人类还不得不做它,不是因为爱,那只能是因为有价值了;都包含着深度和挑战——如果它很容易就能被改进,为什么我们还要忍受它?

找到让自己痛苦的根源,钻研它,改进它,让自己不再痛苦,也让和自己有同样处境的人不再痛苦,这就是一切伟大的来源。

2 成就伟大,需要耐得住脏活苦活累活

其次,即使你已经找到了一件伟大的事,也依然需要投入很多时间在脏活苦活累活上,这是成就伟大的必经之路。

爱迪生找到合适的电灯灯丝,耗时13个月,试用了6000多种材料,试验了7000多次,才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作为世人,看到的是最终爱迪生发明了电灯,作为爱迪生本人,那是13个月或更久(在实验出来前,永远不知道要花多久)的脏活苦活累活。

或许有人会说,那是因为爱迪生最终成功了,他才被记住了。

从世人认知的角度而言,这是对的,毕竟我们永远只记住成功的少数人。可是对于爱迪生来说,无论他最终是否找到了那个最对的材料,他至少为人类试验出了数千种不适合的材料,如果他的有生之年不能找到合适的材料,总有人会接手这份工作,试验到成功为止。

3 伟大最重要的源动力——初心

重要的是,当爱迪生知道英国的科学家戴维和法拉第发明了电弧灯,但这种灯光线刺眼,耗电量大,很不实用时,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发明一种灯光柔和的电灯,让千家万户都用得上。”

对世人来说,爱迪生的成功是从1879年10月21日他发现了炭化棉线让电灯亮了45小时开始;对爱迪生本人而言,成功从他下定那个决心,并坚定地付诸实践时已经开始。

如果人类只是满足于钻木取火、去河边喝水、沟通基本靠吼、买东西基本靠走、照明基本靠火……那永远都是脏活苦活累活,永远都没有业务价值、没有业务挑战,没有技术深度,自然也没有今日的一切我们习以为常熟视无睹的伟大。

所以,最重要的是那份初心——足够关心其它人的痛苦,足够关心自己的痛苦,每次做的时候都想做到自己能做的最好,每次做的时候都想比上次改进一点。我相信,抱着这样初心的人,不论他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不论他在做着什么工种,不论生活如何把他踩到泥泞里,都会被他种出一片伟大的花园。

伟大,是从最艰难的地方长出来的,而不是一个靠老板分配的任务。

评论